Jmao

【百万】 傻

我心中的百万

他们互相温暖互相支持

伪BE 后有HE结局

舍不得BE,就续写了HE结局 HE剧情更完整

“飞总,啥事啊?”

“……”
“我给万哥买早餐呢……”
“……你”
“不是涨工资我就挂了啊!”

“小白,哥也饿了,咋不给我整点吃的送来,我就不是你哥?
嫁出去的娃泼出去啊…”
“……”

“龙崽!!没信号了?”
“不是。”
“以后别开这种玩笑了,我不太喜欢。”开玩笑再多也不能当真。
“他也不喜欢。”

“???你俩咋了?!”
“次次次次次……没事啦飞总,我们挺好的。”起码我现在还在他身边。
“我们特别好。”真的,说得我自己都信了。
“我给老万送完就给你送,等着啊!”
“来工作室找我吧。”强调这么多遍,好才有鬼!

丁几亿
死因:被弟弟活生生饿死

七点钟通的电话白曜隆九点才来,
来时白曜隆两手空空。

“……”
也不算,提了半箱酒。

丁·饿死了·飞左瞅瞅右瞅瞅就是没见自己早饭。

“我饭呢??”
“这不有酒嘛!”白曜隆嬉皮笑脸答到。
“臭小子!你……”

没给丁飞说完的机会,白曜隆磕开一瓶,对嘴就开始吹。

“你干啥!大早上空腹喝什么酒!不想想你那点酒量”丁老妈子吓了一跳,赶紧抢抢下来。

他这时候才觉得老幺有些不对,白曜隆进门开始就不对劲,
一如既往地傻笑里带着些苦意,难以察觉却又无法忽视。

“这不高兴嘛!哥陪我喝会儿。”说着又新开了一瓶,笑得那个
灿烂。

丁飞看着这样笑的白曜隆却不舒坦,这孩子一向开朗,平时
一笑让人温暖,总是不由自主地跟着他笑。

可现在的白曜隆,

笑得还是那么傻气但笑意却未达眼底。

让人只剩心疼。

最爱笑的人开始不笑了。

这也是丁飞第一次看到这样的白曜隆。

“白啊,咋啦?有事和哥讲讲。”丁飞只能旁敲侧击。

“没啥!是高兴,就是挺高兴的……老万他……万万……呵”吹了
两瓶的白曜隆喝得太急,说话断断续续,他酒量本来就不
好,有名的逢喝必大,这会已经有点上头了。

“万万的前女友,不对快变成嫂子了,她回来找万万复合!万
万和她出去见面了!我替万万高兴啊!来,飞总陪我喝啊。
我就是高兴!!方方面面都高兴!”白曜隆越说笑容越灿烂,连平常刻意忍住不叫的昵称都说不来了。

可那分明强颜欢笑。

明明下一秒就要哭出来。

丁飞知道他那点心思,知道他对他的感情。
可知道又能怎么样?

但两边都是兄弟,手心手背都是肉。
丁飞不想看到白曜隆受这种事折磨,也不愿另一个人因此烦恼。

如果再给他一次,他不愿在那天送白曜隆回家,也不愿听到那个秘密。
他希望不知道这个秘密。
他希望白曜隆没喜欢上王昊。
他不希望这个总是快乐的孩子受折磨。

他们是不被祝福的。至少在丁飞这里。

“哥,我只能对你说这些,除了你没人知道,只有你。”

“你说,我瞒了这么久了,连我自己都瞒过了,怎么就在你这翻车了呢……”喝醉了的白曜隆有些絮叨,嘟嘟囔囔让人觉得可爱。

“还不是因为他!”
“万总……老万……王昊……王昊……王昊……”这名字在他舌尖缠绕着,像父母奖励的糖,不舍得嚼,舌尖压着糖抵在上颚上慢慢碾,甜意慢慢蔓延到心里。

确实只有丁飞知道。

这孩子那天和他讲,自从他发现他喜欢上了王昊,再也不敢真的喝醉,再也没有。

他生怕自己酒后失言吐露秘密,便对大家宣称为了健康只敢小酌,尝试戒酒。

其实就是真的怕,怕着这世上最大的秘密泄露,怕到一向肆意惯了逢喝必大的人开始戒酒,两杯下肚就不肯再喝。

那天是那场比赛的总决赛。

等着王昊采访完和他一起走的小孩姗姗来迟,大家起哄罚酒,他都欣然接受。

他实在太过高兴了,从来没有这么高兴过,仿佛是自己得了冠军一般。

PG ONE 冠军
这两个词被他来回念叨,一路嘴都没闲着。

“傻子。别念了!”冠军忍不住发话。
“次次次次次……我高兴!!”
王昊看着他笑得皱起来的脸,忍不住上手揉一揉。
“太傻了吧你”王昊想起他在台上的拥抱和耳语。

真麻
油腻
还天天漏气
想退货

人一得意便忘形。
忘了对自己的控制。

白曜隆来者不拒,被灌得找不到北,长蹿下跳不亦乐乎,
主角王昊到是安安静静地喝酒,看着白曜隆耍宝。

王昊的目光一直跟着白曜隆,带着看不懂的情绪,喝了点但没喝醉的丁飞想探究却看不清。
算了,清醒着也看不懂他。

王昊这个人太难懂,也就这个小傻子凑那么近,也不知道图啥,只能用傻来形容。

红花会大家都是兄弟,但丁飞知道没人能真正了解他的内心,这并不影响兄弟感情,正是因为是兄弟,大家都理解王昊身上厚厚的保护壳,没人去轻易触碰。

但白曜隆不是,好像越是艰难越引起他的兴趣,他打定主意非要接近王昊,一步一步侵入他的生活,非要打开他的壳。

他想看看他的心是否和常人一般。

他一向招人喜欢,这对他来说轻而易举不是吗?

他敲了敲,门出乎意料地开了,他兴奋地走进去,高兴够了等回头却发现
门没了,他被困在里面。
更可怕的是他甘愿被困在里面,还想把他的全部都塞进来,最好不留一丝缝隙给别人。

自作自受。

红花会像往常一样,散场的时候家属们各接各的祖宗,本来按照老规矩,单身狗互相扶持,百万日常秀。

“飞总啊,你送老白吧,我找贝贝有事。”

一向喝得最少保持清醒的丁飞负责送这位大爷。
也就是这天晚上,在被白曜隆吐了一身后,丁飞听到了答案。

他爱他。
那一切的疑问都迎刃而解,既在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

为什么不是喜欢呢?怎么可能不是喜欢呢?

也如白曜隆所料,一喝多就板不住自己的嘴,事后两人默契地再也没有提过此事,只是当丁飞再看着他俩相处时,内心五味杂陈。

丁飞在庆幸那天送他回家的是自己而不是王昊,他不敢想象后果,唯一全身心托付的兄弟对自己抱有这种想法,王昊会怎么想,他以后……
这后果丁飞不敢思考了,他只敢想到这……

只是白曜隆在王昊转身时看向他眼神太温柔,温柔到刺得他眼睛发痛。唯一知情的丁飞眼睛酸酸的,一时不知道该心疼谁。

丁飞有时在想,他是如何忍住的,忍住不对那个人太好,忍住不过界,忍住只当兄弟。

他没意识到自己当着白曜隆的面把疑问说了出来。
“忍着忍着就忍住了,也没啥”白曜隆半倚在沙发上,刚才硬装的开心全没了。

那些心里的话一点点流淌出来。

“不能对他好得太明显让他觉得过意不去
不能关心过度让他不适应
不是不敢,是不能,我不能

想陪着他但他不需要陪伴的时候得自觉离开
说我爱你的时候要静音他转身时对着背影偷偷讲才行
无声的讲也很幸福 真的特别幸福

我最高兴的事是我能懂他 他的大部分情绪我都能看出来
他愿意和我分享心事 愿意把最脆弱一面露在我面前
只有我见过最真实柔软的王昊
他眼睛带着笑意看我时我觉得什么都不重要了
只要我还能在他身边就好

以前的身边没我 以前的经历我没参与 我不遗憾
现在他身边是我就行……”

白曜隆把小臂挡在眼睛上,不想让丁飞看到自己的眼泪,话里的哭腔却藏不住了。

“可我现在已经做不到用暧昧的玩笑裹着真心话了
你们开玩笑的时候好像是在提醒我这只是玩笑
永远别当真

因为我又想得寸进尺了
他看着我的眼睛 隔着口罩我都想亲他
怎么办啊
唉,哥,我好失败的,怎么就做不到呢?
我好像还在奢求什么……不该的
我不应该。”

白曜隆说到底还是个孩子,他还不够成熟,和红花会其他在社会里摸爬滚打,他被保护的太好。
良好的家教和修养让人忽视他的年龄,知世故但不世故,为人处事面面俱到,平时也忍不住和哥哥们撒娇。

说到底他才二十岁,还没有经历过一段正式的恋爱,没学会怎么爱人,碰到头一遭认真喜欢的人就栽了,他摸索着,小心翼翼的掌握着尺寸,生怕伤害到那个人,就算越陷越深也在保护着喜欢的人。

白曜隆的爱是想把心挖出来送给王昊,放在在礼品盒里装好,就等着王昊什么时候要,也不敢直接给。

可惜王昊看不见里面是什么,看到了也不一定会收下,但他仍会放在里面,等着王昊开启。

赤子的爱纯粹而热烈,温暖却不灼人。

爱让人成长,丁飞深刻的体味着这句话。

“什么都不能的,最不能的就是过界。”

白曜隆与王昊间隔了一条他亲手画的界线,他在线的那边把他这辈子的温柔都送过去,想把自己拥有的一切送过去,唯一不能越过的是他自己。

“我知道早晚会有这一天的,可是能不能来的慢点啊”软软的撒娇语气还带着少年的气息。

“遗憾的是太快了,还是舍不得……舍不得……舍不得……”这三字被他反复念叨。
“我太没用了” 这时候都在自责。

“所以啊,我有时在想我能不能偷偷打印一份他的笑容,等到以后没法陪在他身边的时候,让他的笑容一直陪我
这样就够了 真的够了。”
“还有啊,我离开前得偷一件他的衣服,次次次次……我最喜欢味道那歌。”哭着哭着还能笑出来。
“时间啊时间,请你慢些走吧”他用从未有过的虔诚祈祷着。

因为是真的舍不得。

他是成熟和幼稚的混合体,他的成熟送给了王昊,幼稚留给了自己。

他说,哥 我其实不是怕做不成兄弟 不怕失去他 我只是怕让他难过 不想让他觉得失去了一个兄弟
他说,哥 我得忍住慢慢离开他的生活 让他适应我的消失
他说,哥 我不是没有勇气和他表白 是不能和他表白 这条路太难走了 我不能让他陪我走 他得幸福
他说,哥 这条路太苦了 万万受过的苦够多了 我想他幸福

他经历得少,懂得道理不多,

但他最明白是
一定要保护自己爱的人。

丁飞想象着他是怎么从发现自己喜欢王昊的惶恐到甜蜜,再到
发觉这路艰难后选择放手,一番大起大落之后还能装作若无其
事,当最好的兄弟。

如果丁飞真的问白曜隆,他一定会回答靠演技啊,还是用那种开玩笑的语气。
难辨真假,瞒了太久成了影帝。
他不愿让兄弟担心,他是兄弟们眼中的开心果,他也想永远为他们带来快乐。
他想,如果真的能永远开心便好了。

他们在犯原罪。

王昊歌词中总唱着与世界为敌,但白曜隆不想这真的发生。

他知道他们是没法见光的。
他知道连家人都不会支持他们。
经历了那件事之后,他再也不想他被别人的话伤害。

只要他平淡幸福就好,是谁给的都无所谓。

真伟大,把自己都感动了
没关系
今天过后他还是个贴心的好弟弟
说不定还可能做他的伴郎

起码可以看到他穿着礼服向我走过来
多好

他也只是旁观者,什么都无能为力。

这是他们两人是事,他如何插手,
他连安慰都不知道怎么给他,只能听着看着。

BE~end

吃HE往下走…… HE是老万视角





他们是受祝福的,

红花会祝福他们,

我,祝福他们

Ⅰ.

狗屁!你飞总谁? 潇洒他爸!!aka丁几亿aka丁老妈子aka贝贝的背锅侠!牛逼不?

飞总怎么可能让小龙崽这么沉!

丁几亿在n次帮别人刷礼物后终于自己开了直播,
所以,
他就把龙崽的real talk直播给红花会的兄弟们了。

坑弟毫不手软。

“龙崽!别沉了!看看这个!”
“卧槽!老飞你!!你……”

白曜隆看到了弹幕上面都在刷:
小白厉害了!你把你师父整哭了!!方方面面的牛逼啊!

“卧槽!”
“卧槽!”
“卧槽!”龙崽脑子里只剩这句话了。

那万万看到了吗?

“老白,开门!”

“卧槽!万万!!”

“开门!”

“……可以不开吗?”
龙崽眼睛都哭肿了真的很不方便开门。

“哦。”

“卧槽!你有钥匙!!”

“哦。”

“你听到了?”

“嗯。”

“全部吗?”

“嗯。”
“……”
“……”

“哥给你拿了个煮鸡蛋。”
“我……我不饿。”

”敷敷你的眼睛,跟奥特曼似的”
“不好笑”

Ⅱ.

白曜隆半天才反应过来,

想了想还是忍不住争取一下

“哥,你能当什么都没听见吗?
今天过后还是哥们
可以吗?”

白曜隆拿出最真诚的眼神,这是他自认为最好的结局了。

“傻”
“你咋这么傻。”
“唉”

王昊拿出口罩戴上。

“头低点。”
“啊?”

白曜隆不明所以地看着他。

是真傻。

丁飞抽空看了眼直播,
贝贝:这俩人啥时候亲上啊
啊之:同问
弹壳:好无聊,刷礼物吧

贝贝:我看到了什么?!红红火火恍恍惚惚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老刘卡了!
啊之:出去
贝贝:出去(排队型
丁飞:出去(好爽
丁飞:天道有轮回

贝贝:老刘还进不来啊 人间惨剧
啊之:我饿了 飞总 他俩完事了吗
丁飞:……
贝贝:你干啥关直播!!

(微信群)
弹壳:帮我!!我还是进不去 好卡!
丁飞:艹 王昊把我撵出去了 用完就扔!
丁飞:我趴门缝呢
贝贝:……
啊之:……

丁飞:靠!别踢门!!

Ⅲ.

爱是无罪的。

如果有罪王昊想和他一起承担,

就算被当众烧死也得紧握着他的手,死得死在一起。

他其实什么都不怕,但怕白曜隆不在他身边

他其实很早很早就喜欢他了,比白曜隆早,但他不打算说

他其实早就准备好了,只等着白曜隆爱上他

他其实不想白曜隆爱上他,这条路太难,不想让他踏入

他早就发现他的嘴唇好看

他早有亲吻他手指的欲望

他看着他脱掉上衣炫耀着腹肌的时候想摸却又不敢摸

他总是想着 我都把《他》给你听了 你怎么还不知道我喜欢你

他想着  快爱我啊 但还是别爱上我吧

他也忍不住

他忍不住在白曜隆抱他的时候用力回抱

他忍不住多在他的怀里多带几秒

他忍不住收下白曜隆礼物 这样就能送他礼物

他最喜欢帮白曜隆戴耳钉 轻轻触碰他的耳垂

忍住亲吻他耳垂的欲望 肆意地享受他身上的味道

比拥抱更喜欢 

还有

演出合照时贴着他 隔着衣服感受他的体温

能确定他在身边

和最爱的人 做最爱的说唱

唯一不足的是

我还在等你爱上我

Ⅳ.

“低头”

王昊戴好了口罩,伸手揉一揉他的脸

“准备好啊”

掐着脸蛋隔着口罩亲在他的嘴上

“满足你了”
“傻”

脸有点痛,白曜隆觉得自己真有点傻,隔着口罩亲除了软软的啥感觉都没有
早知道说想和他整夜颠簸好了
遗憾。

我想任性一点。

“可以不带口罩亲吗?”
“傻”
“整夜颠簸呢?”
“傻”

啊~万万真好

Ⅴ.

“老贝啊,只有我和你散发着单身狗的清香了,你看要不咱俩内部解决一下?”
“滚,你以为贝爸我是毕姥爷啊,偷用潇洒的沐浴露”
莫名被diss毕冉:喵喵喵?

Ⅵ.

改天一定要和我女朋友去你们面前秀。
哼。

Ⅶ.

潇洒的沐浴露比你用的都贵!

真~END

评论(10)

热度(140)